湘西房地产资讯网移动版

主页 > 创投界 > 创业 >

95后二次元情侣创业,客服比老板还有钱

米牙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记得哪儿都写着“东大门”。

其实这栋楼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因为它矗立在一个更为人所知的地方——九堡。

作为杭州最大的电商直播基地,九堡分布着大大小小各种被改装成工作室、直播间的厂房、大楼,这里白天就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样子,到了夜晚才会热闹非凡,电梯里进进出出都是妆容精致的女主播。

米牙每天的下班时间,差不多就是主播们的上班时间,她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每天都很魔幻,这里穿衣自由、发色自由,楼里经常碰到穿汉服的、穿JK制服的、穿洛丽塔的人,头发也是染得五颜六色,“打扮成什么样,别人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这里是一个梦想孵化皿,是一个微观产业链,可以满足你服饰创业的任何想象。但是,来到这里的年轻创业者们,又突然发现,在这里崭露头角绝非易事。

米牙和魏巍

从大别墅到格子间

和大家熟知的韩国东大门没有什么关系,这里是杭州东大门商品交易中心,一楼是面辅料批发市场,二、三楼是服装批发市场和一些样衣打版间和小型的服装加工室,四楼是被划分成格子间的工作室,五楼是直播机构。

简单一栋楼,几乎涵盖了整个服装产业链:从设计、面料、打版、生产到运营、推广、发货,都浓缩在了这五层楼里。

年初的时候,做小众女装的米牙和魏巍搬来这里,用每月七千多的价格,租了一个面积150平米、除去公摊面积实际只有70多平米的格子间。

此前,他们曾在阿里园区附近租了一栋三层的大别墅做工作室,下面两层是工作区,三楼住人,过着佛系创业的生活。

别墅里的创业

“那个时候刚开始做网店,对投入没什么概念,准备大干一番,花了十几万装修租来的别墅,搭了完整的团队,包括运营、设计、版师、客服,还有一个照顾大家食宿的阿姨。”

很快,米牙发现,自己招来的员工,都比自己有钱。

客服姐姐是家里几套房的拆二代,设计是每天背奢品包上班的富二代,版师上班开的车好几天不重样,家里的猫生病了,一家子陪着去北京看病就能花好几万。95年的米牙和魏巍,作为老板,是一群人里面最穷的,同时也被当成晚辈那样照顾着。

“那时候,我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吃个饭,下午干三四个小时活,一天就过去了。”别墅还时不时变成轰趴house,朋友们今天来喝个下午茶,明天来组个BBQ,“虽然很开心,但就是挺不创业的”。

佛系创业了一年,米牙觉得这样过于堕落,正好房子到期了,心一横就搬到了九堡。

三层大别墅一朝变成逼仄格子间,“创业的感觉一下子就来了”。当然,团队也换了一拨人,毕竟九堡离之前的大别墅太远,那些体验生活的佛系社畜不太愿意跨城上班。

“创业的感觉”包括很多元素,最直观的就是供应链、人、氛围等等。在东大门,周围都是差不多类型的店铺,隔壁是个老板拽拽的潮牌,旁边有做JK制服的,汉服的,还有中老年女装,上个厕所都能听到设计师和打版师吵架的声音,还有缝纫机走线的声音。

“以前8个人做一家服装店,现在5个人做两家店,也只有在这里能实现。”米牙把打版外包给了楼下一个样衣间,每天跑上跑下和对方拉扯细节,“比之前不知道忙了多少倍。”

隔壁那个做汉服的工作间,老板是个99年出生,刚毕业的男生,叫三水。

这几年汉服大火,三水在经过一番市场调查后,决定来九堡试试。“我们在下沙那里还有个工作室,那边主要是运营和内容团队,我们这几天刚搬过来,准备开始打样和生产了。”

三水位于下沙的工作室

在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格子间里,四个设计师面对面坐着,旁边衣架上挂着几件汉服的样衣,“就是在楼下打样完成的,小批量做个几十件,这里也能满足。”

他们用兴趣创业

米牙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像个高中生,她的第一个店铺就是软萌少女风服饰,“它比较像我的外在人格”。

因为长得好看,米牙小时候情书收到手软,父亲觉得这太耽误女儿学习,给她剃了个板寸,果然那个学期成绩就提升了。后来念大学,学的是动画专业,“专业课没怎么学,那时候就喜欢好看的衣服,想做服装设计,上课就在本子上画裙子,是老师嘴里哀其不争的‘那个卖衣服的’。”

刚进大学没多久,米牙在动漫社认识了魏巍,“觉得他好看,就主动要了QQ,后来就谈恋爱啦。”

两个好看的人谈起恋爱来,就特别喜欢捯饬,去参加动漫展,魏巍会配合米牙的风格,“我穿JK制服,他就穿DK制服,我穿洛丽塔,他就扮成王子。”

大三的时候,米牙开始接一些淘宝模特寄拍的工作,每天一睁眼,就是七八十套衣服等着她,魏巍则要拍几百张上千张照片,晚上还要熬夜修图。两个人做了一段时间,就累得再也不想干了。但是那段时间让他们接触到了服装行业,“发现只要有了供应链,我画在本子上的那些衣服,感觉做出来并不困难。”

其实也不简单,因为米牙的设计特别复杂,辅料又多,“所以我们的加工费是普通衣服的好几倍”,况且他们单子又小,磨合适合的工厂让魏巍一度十分头疼,经常要跟他们吵架。

今年五月份,米牙和魏巍开了第二家店,和之前软萌的风格完全不同,这次是暗黑、朋克的调调。“这是我的内在人格,反差还蛮大的。”

在米牙看来,如今正当红的“三坑”JK、汉服、洛丽塔都“太地球人”,大学里天天穿,已经穿腻了。最近她很喜欢店铺里一个合作的模特,“看起来很乖很可爱,讲话也很软萌,但是身上有很多小纹身,打了耳钉唇钉,可爱和叛逆的化身。”

明年,他们想尝试下男装,“做得稍微地球人一点的那种。”

创业没有easy模式

米牙和魏巍的创业,虽然家里没有给到太多支持,但是他们并没有愁过钱,也没愁过流量,因为早几年,米牙在快手、B站、微博上都有不少粉丝,她当时做第一件衣服就卖出了几千件,加上之前做模特赚的钱,所以才有了“租个别墅创业”的慷慨。

但是,“有人喜欢你,就肯定有人骂你。”小到一个装饰元素,大到一个背带裤的样式,反正只要你做出来了,拿着放大镜的黑粉总能给你找出点茬来。“说你这个元素抄袭了哪本漫画里的服饰,最近我做的这个裤子,他们说我抄袭《拳皇》里的八神庵,这本来就是一种服装版型。”

不过这并不影响米牙在这个小众圈子里是KOL的存在,她觉得自己店铺的消费者挺神奇的,“看到有人来骂我,他们基本都是围观的心态,然后过几天上新了,也不影响他们购买。”

现在,米牙已经对这种骂战免疫了,“主要是没时间,两个店每月都要上新,哪有时间跟他们吵架。”

隔壁的三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是杭州本地人,也在杭州读大学,大三的时候尝试创业,“当时那个项目是帮助学生做寝室的软装搭配,后来因为几个合伙人意见不合,解散了。”

后来觉得喜欢汉服,就想来这个领域试试,家里支持了他几十万的启动资金,加上自己前几年炒股赚的一点点钱,但是不太够,“这半年多,我见了十几二十个投资人了,第一次路演准备了一个多月,上去讲项目的时候,腿都是抖的。”

这么多次路演,大部分都是对方随便问几个问题就被打发走的,感兴趣的会多问几句,但是从来没有下文。

“现在做汉服的人太多了,硬要说我们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唯一的区别可能是,我们多了个以漫画来讲解汉服文化的计划。”见的投资人多了,三水的心态越来越佛,既然在资本市场碰壁,那就先想想卖货。

三水的淘宝店还在装修,没有正式开卖,他们避开了竞争最激烈的百元市场,选择了一套五六百价位的中端市场,“到时候打算和漫画一块儿推。”

当被问到有没有信心的时候,三水停顿了一秒钟,“信心是有的,但是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遇到不好的事,我就把手机关了,睡一觉再说。”

四楼的格子间,时不时有人搬进来,也有不声不响就消失的。那些样衣间里的缝纫机,可能从未像这个时代这样,见证了这么多风格迥异的衣服诞生。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