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中国量子通信领先?院士:不要捧杀,也不要棒

2019-10-07 17:20栏目:通信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栏目

一、39年前,“海归”与“土鳖”会师

1983年6月中旬,在美国纽约州罗切斯特大学,一连三天举办由美国空军科研局资助的“相干和量子光学会议”,30个国家的310名代表出席这次会议,现场也有一些中国面孔,吴令安、郭光灿、彭堃墀、邓质方(后未在量子领域发展)等人就在其中。

量子竞逐:谁将主导新科技时代?

郭光灿院士

吴令安当时是在美国留学,郭光灿和彭堃墀则是访问学者。

那时候,量子科学在西方发展已超过60年,已经有了诺贝尔奖得主,而“相干和量子光学会议”在美国也已经举办了四届,吴令安等人参加的是第五届1(《激光与光电子学进展杂志》)。对他们这些中国年轻科研工作者来讲,量子光学还是很新鲜的一门学科。

吴令安记得,6月大热天的暑夜,在邓质方家中,他们吃着西瓜、冰激淋,彻夜交流,一晚上的话题几乎都与量子光学有关,虽然不少人对此还是半懂不懂,却富有热情。

“我们大家都很激动,觉得这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吴令安对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说,当时有人就表态,要回国,“开展新的研究方向,开展前沿的研究方向。”

量子竞逐:谁将主导新科技时代?

(在罗彻斯特大学合影。前排左一:郭光灿,左三:吴令安,后排左三:彭堃墀 / 照片由吴令安提供)

几个人中,郭光灿和彭堃墀先行回国,分别回到自己的原单位中国科技大学和山西大学开展量子光学研究工作,吴令安则留美读书,一直到1987年拿到博士学位后,才回国。

在此之前,国内本土的一批科研工作者已经陆续在量子科学领域开展自己的研究工作。据《后厂村7号》记者采访了解,如北京大学王义遒(激光冷却原子)、北京大学曹昌琪(量子光学)、兰州大学汪志诚(量子光学)、华中师范大学彭金生(量子光学)、中科院上海光电所王育竹(激光冷却原子)、中科院上海光电所谭维翰(量子光学)、中国计量研究院李天初(原子钟)等,都是这一领域早期的代表人物。

“70年后期,原来的老先生们是物理专业基础,在改革开放以后,就是围绕自己的基础,看文献,发现这方面可以做,那就做起来了。以自发的居多。”汪志诚的研究生张智明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当时比较零散,还没形成气候。”

张智明也是在跟着老师求学的时候,于1980年代初期自然而然走上量子光学研究道路的。现在他是华南师范大学信息光电子科技学院的教授,研究量子光学、量子信息和冷原子物理,主持和参加过国家自然基金委和教育部的十几个科研项目。

1984年,也就是回国第二年,郭光灿向中国科大争取到了2000多块钱的经费,在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山琅琊寺组织召开了全国第一届量子光学学术会议,当时50多人与会,其中不乏好奇心驱动前去参会的。

量子竞逐:谁将主导新科技时代?

(1984年首届全国量子光学讨论会全体留影/ 照片由张智明提供)

参加了这次会议的张智明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这次学术会议的标志性之处,就是使本土和海归两股量子科学研究力量汇流到了一起,原来大家都是埋头各干各的,交流也不多。“国外回来的,可以说对国内起了很大的作用,当时文献交流也不方便,他们从国外带回一些最新的信息,把大家组织起来,促进这个事情。”

二、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

1991年,郭光灿出版国内第一部中文专业著作——《量子光学》,这被誉为国内量子光学的启蒙之作。此后,他又在世界上第一个做出量子避错码,第一个提出量子概率克隆原理。1(安徽日报)

同样回到国内的彭堃墀,则在山西大学开办了光电研究所,是国内第一个开展量子压缩态(挤压态)实验的科学家,后来的研究成果不仅受到同行称赞,在国际上也具有显示度。山西省方面很支持他的研究,在他回国前就给了数额不菲的经费,还是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