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老干妈保卫战:创业难 守业更难

2019-09-20 06:42栏目:创业

  都说老干妈味道变差了,是真的么?

  外有强敌环伺,内有接班之困。辣椒酱江湖风云再起,老干妈能否经得起挑战?

  闯入者

  一个突然闯入的外行人打破了辣酱行业的宁静。

  2016年5月11日,老牌歌星林依轮创立的辣酱品牌“饭爷”正式在天猫、京东上线。

  “饭爷”辣酱推出了松露油杏鲍菇辣酱、佐饭香牛菇王辣酱等4款产品,定价26元至39元不等,瞄准中产阶级及年轻的互联网群体。

  带着明星光环的“饭爷”迅速走红网络,上线2天就卖出3万瓶。

  为了带货,林依轮还开直播与粉丝互动,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超过657万。在直播的两个小时里,“饭爷”辣酱淘宝店销售额破百万,12小时销售额超300万元。

  上线仅3个月,“饭爷”便获得8300万元融资,估值达到3.6亿元。

  “饭爷”明星加互联网模式的成功很快引来大批模仿者。

  2016年9月,相声演员岳云鹏创立“嗨嗨皮皮岳云鹏星店”,上线第一个月就卖出1.86万瓶辣酱。而后,演员黄磊也牵手呷哺呷哺推出自己的辣酱品牌。

  “饭爷”的横空出世打响了辣酱战争的第一枪。

  人们突然意识到平日里被忽视的辣酱行业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2018年,我国辣酱市场规模达320亿元,且每年仍以7%以上的速度持续增长,预计到2020年底,我国辣酱市场规模将达到400亿元。

  行业龙头老干妈2016年销售额约为45亿元。粗略估算,我国辣酱行业至少还可以容纳6个与老干妈同等体量的企业。

  越来越多创业者涌入这个赛道。

  2017年,被称作“辣酱爆发元年”,辣酱品牌遍地开花。“不添加”“食疗保健”“美容养颜”等新概念层出不穷。新玩家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创业门槛更低的互联网成了最好的舞台。

  2017年3月22日,“辣三娘”在天猫平台销量突破7万瓶,位列全网辣酱销量第二名。倪老腌、开心朱小二干煸牛肉酱、老郭家铺子辣椒酱等互联网辣酱品牌也都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新晋的互联网辣椒酱品牌开始迅速抢占传统辣椒酱的电商市场。

  更大的暗流正在涌动。

  这股创业热潮很快引起了巨头们的注意。

  2017年9月,中粮糖业表示,未来公司番茄业务将边缘化,辣椒酱将成为新方向。

  涪陵榨菜也透露,未来的并购方向将会瞄准酱类产品企业。而占据调味酱80%市场份额的辣酱大概率会成为首选。

  呷哺呷哺、海底捞、味千拉面等餐饮品牌也陆续加入了这场战争。

  明星、普通创业者、跨界巨头……几乎所有人都想从准入门槛不高、市场空间广阔的辣酱行业分一杯羹。

  老干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后来者”老干妈

  别看老干妈如今贵为行业老大,一副守擂者的姿态。它其实也是个“后来者”。

  辣椒原产于美洲,直到15世纪才跟随哥伦布的脚步来到欧洲,随后征服了全世界四分之三的人口。

  明朝末年,辣椒从海、陆两条丝绸之路陆续传入中国,由此形成了我国以云贵、甘陕为代表的南北两派食辣人群,也对中国川菜等菜系带来了一场革命。

  辣椒传入中国之初多用作观赏或药用,到清道光年间才普遍吃辣椒。

  古时盐贵,平常人家吃不起。辣椒成了最好的替代品,辣酱也应运而生。

  据湖南省双峰县志记载,早在公元16世纪(明崇祯年间),双峰县城(原属湘乡县)永丰镇一带就有人开始晒制永丰辣酱。永丰有顺口溜:“三两米,喷喷香,冇得菜,夹辣酱。”

  17世纪中期,蔡氏兄弟先后在永丰镇办起了蔡广祥、蔡广益、蔡顺益3家酱园,开作坊生产辣酱的先河。清咸丰年间,湘军统帅曾国藩曾进献永丰辣酱给咸丰皇帝品尝,而后成为皇家贡品,名声大噪。

  蔡和森与永丰辣酱渊源颇深。其祖父蔡寿崧是蔡广益酱园的继承人,到蔡和森父亲那一代断了传承。13岁那年,蔡和森被父亲送到蔡广祥辣酱店当学徒,到16岁学徒期满,他离开家乡立志读书救国。

  上世纪80年代初,双峰县几乎家家都制作辣酱,永丰辣酱不仅畅销全国各地,还远销日本、美国市场。

  1986年,双峰县成立国营永丰辣酱总公司。此时的永丰辣酱是绝对的行业龙头,年产辣酱1570吨,营收超400万元,盈利约70万元。

  盛极一时的永丰辣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多年后,它会败给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妇女。